第607章 新年的喜事

自從農作物產出進入跌價通道之后,地主階級的日子,就過的一年不如一年了,當然,農民的收入,也隨之越發的趕不上務工,或者從商的收入,這就需要在政策上,有一定的傾斜,免農稅的目的,也就是為了讓農民的收益增加一些。

然而,即便是增加,也增加的很有限,畢竟,此前大唐的農稅不過是三十稅一的低稅率,即便是真的不交稅了,百姓們也并沒有得到多大的好處,同理,持有大量土地的地主豪強,也并不會因為這點稅錢,再度過上好日子,因為,商品越發的豐富,消費的渠道越發的多了以后,他們日常的開支也大了,所以,他們會不滿足,他們會想辦法,尋求新的利益。

從商,幾乎成為了他們不二的選擇,然而,當他們真的開始從商的時候,就會發現,除非你有自主研發的獨門技術,否則的話,很難賺到錢,還得看朝廷的臉色。

可這個時代,哪里存在那么多自主研發的技術,你就是再能,也比不過渭南的那些工廠,所以,他們能選擇的路,就更加窄了,大多是一些能夠簡單的復制一些傳統行業。

傳統行業,其實就是在鬧市開商鋪,娛樂餐飲經營場所等等,可這些行當,在舊的城市,已經有成熟的市場,都是由老牌經營者掌控,新開發的市場,則是由朝廷掌控,他們想搶占這些新開發的市場,就必須要找朝廷。

長孫無忌現在就是一個把持住了這些世家豪強發展源頭的人,所有的世家豪強,想要分商業這塊蛋糕,幾乎都得看他的臉色,土地審批權,商城經營權的雙重加持下,任何想要在江陵城這樣的新興市場從事商業的人,都得看他的臉色。

所以,他能利用這種對商業的絕對掌控,把土地調配這樁小事很好的幫蕭完成,反正那些土地,現在也不能幫那些地主豪強們賺到多少錢,不能在新興市場搶占商業份額,他們的損失會巨大。

孫享福留了半個江陵城的空間給長孫無忌,就有方便他操作的用意在里面,土地不賣,不建設固定建筑,可不代表不利用,完全可以提供給一些臨時性經營場所嘛!沒看人家九垸縣的走鬼車,隨便在城內找塊空地,便能瞬間形成一個集市么,有好的經營項目,長孫無忌一樣可以臨時批地給你經營,至于這個臨時,到底是多久,就要憑長孫無忌一張嘴來說了,聽話的,就做的久,不聽話的,沒門。

留了長孫無忌在書房給蕭寫信通氣,孫享福再度來到了客廳之中,此時,馬林張全等人,竟然被王旭眾人捧到了上坐的位置,倒是讓他們有些忐忑。

“恭喜正明兄喜得二子,正好趕上過年,我等便將賀禮年禮一齊送來了。”王旭打了個頭,其余一些隨他參與了建材壟斷,在江陵城拿下了項目的眾多世家代表,也紛紛拱手道喜,孫享福從德叔的臉色上可以看出,這些人送的賀禮和年禮,肯定是不少的,當即一一給他們回禮,然后,請大家坐下來談。

“客人太多,寒舍招待不過來,今天我將九垸大酒店包了場,各位稍后到了飯點的時間,隨我一同移步用餐,長孫總管也會出席。”

長孫無忌是先他們一步進來的,還沒走,眾人自然是知道的,江陵城到了實際的建設經營階段,他才是主角,孫享福順勢就把他推了出來,正好可以讓他快些的推動剛才孫享福跟他聊的那些策略。

“此次,還多謝正明兄指點我等運作,稍后,我們各家,打算將名下產業的一些股份贈與正明兄,還望正明兄不要推辭才好。”

王旭的語氣很真誠,但是卻叫孫享福的心里一咯噔,皇帝才剛沒收了自家的產業,他又推動這些人給自己送dpstextile.com股份,這貌似,是在把自己往皇帝的對立面推啊!

并且,這種手段,他們已經不是第一次使了,從孫享福殺王浩開始,世家團體的各種小動作,都是圍繞著離間他和李世民的關系展開,甚至,孫享福懷疑,王旭先前將這些人帶過來找自己問計,然后借著自己的計策,拿下江陵大半的項目,都是故意的在向這些中小世家展現自己的能力,為今天這個贈送股份做鋪墊。

那么,他們這是要做什么?將自己樹立成世家利益團體的代表么?

孫享福是大唐最能賺錢的人這一點,是公認的,王旭這些世家子想撿李世民的便宜,拉一個像他這樣被皇帝冷藏的人才到自己的陣營,幫他們世家團體賺錢,看上去很合理。

然而,孫享福卻想到了一些更深層次的東西。

如果說中小世家想要賺錢,孫享福會認為這是完全合理的,畢竟,以當下的社會行情來看,這些中小世家的收入在降低,花錢的地方卻越來越多,他們想要尋求改變,這很正常。

但以王家這樣的量體,他們所尋求的,肯定不是賺錢這么簡單,有定襄這樣商業發達的城池在,有北地一千多萬畝良田,有數種經濟作物的獨門種植方法在手,王家什么都不做,財富也會不斷的增加,對于利益,他們不應該表現的這么急切,他這會不會是一環扣一環的大陰謀?可是,他們這些陰謀的最終目的又是什么?

孫享福不知道王浩在世的時候,跟王睿說過些什么,所以,并不是很擅長揣摩人心和琢磨陰謀詭計的他,一時還搞不明白,但是,為了安全起見,孫享福覺得自己還是拒絕的好。

“我什么都沒有做,又怎么好憑白拿了各家的股份呢!另外,陛下剛剛沒收我的產業,我又再度開辟新的產業,這豈不是很不給陛下面子?

所以,此事還是不要再提了,我在這邊種種田,教教百姓,也挺好的。你們過來給我道喜,喝杯喜酒,這是朋友之義,給的太多,對我來說,反而不美。”

聞言,王旭也不好再多說什么,接過話道,“是我等考慮不周了,旁的此事,咱們暫且不提,今日此來,就只是為你喜得犬子賀喜,不過你是主,我們是客,你可得陪我們這些客人吃好喝好啊!”

“那是自然。”

孫享福見王旭并不在這個問題上過多糾結,也就不多說什么了,不多時,長孫無忌也從書房到了前廳,眾人便一同往九垸大酒店而去,一番飲宴,直至午夜,才算消停。

帶著七八分醉意回府的孫享福不想驚動了家里的一幫孩子,又怕酒氣熏到了正在害喜的虞秀兒,便讓德叔吩咐人給他準備一桶熱水,泡個澡好睡覺。

人在比較舒適的環境下獨處,就會放松很多,這導致了浴房的門被人推開,泡找到孫享福也絲毫沒有察覺。

大冷天的泡熱水澡的時候,有個人幫忙按按頭,捏捏肩膀,那個舒服勁,讓半瞇狀態的孫享福都忍不住哼出了聲來。

“秀兒啊!你有孕在身,就不要伺候為夫了,雖然很舒服”

“妾身的手法跟夫人很像么?”

簡單的一句反問,卻是讓孫享福渾身的汗毛都差點立了起來,因為,這不屬于虞秀兒,或者正在坐月子的紅梅和春桃任何一個人的聲音,還是個女聲。

“李,李姑娘,你,你怎么到我浴房里面來了。”

猛然間從浴桶里面轉身站起來,孫享福才想起自己是一絲不掛的在洗澡,那小兄弟,可是被蹲在浴桶后面的李香蝶看了個正著,意識到不對,孫享福連忙又往浴桶里坐了下去,臉上臊的一陣通紅。

倒是將孫享福全身看了徹底的李香蝶,只是臉上有些羞意,看向一臉驚慌失措的孫享福,她又覺得有些好笑,這都是孩子好幾個的男人了,怎么還在女人面前害臊了,道,“夫君還要喊妾身李姑娘么?”

“啊!這,李姑娘,我不這么喊你,怎么喊你?這個,我是男人,就算被你看了,也不用你負責的,你不用以身相許。”蹲在浴桶里面,用手捂著自己襠部的孫享福有些結巴的道。

李香蝶似乎早就料到了孫享福會這么說,從懷中的口袋里取出一張婚書道,“這可是婦人簽過的婚書,就算您嫌妾身人老珠黃,此事,只怕也是改不了了的。”

看到李香蝶手上的白紙黑字,孫享福更加發懵了,他記得,之前虞秀兒好像跟自己說過這么回事來著,“啊!這,這婚書,它并不是我簽的啊!”

孫享福說到這的時候,突然愣住了,他想到虞秀兒之前跟他說這事的時候,提到的新法,貌似,朝廷為了鼓勵婚育,對于納妾之事,管的很寬,正妻簽的婚書,也屬于合法的,甚至正妻不同意休妾的話,丈夫都不能隨意將小妾趕出家門,畢竟,朝廷現在非常重視人口發展,男少女多的社會問題,十分嚴峻,許多大臣甚至都提議,鼓勵有條件的平民納妾了。

在孫享福發愣的這一會,李香蝶的淚水,像決了堤的洪水一樣,從眼眶里涌了出來。

“是妾身不應該有這樣的妄想的,妾身,明日便找夫人,將這封婚書解除”

看到李香蝶的眼淚,孫享福突然心軟了,兩輩子為人,他最怕的就是女人在自己面前哭,好在虞秀兒是個不輕易哭的女人。

“你等等,等等,我也不是說不娶你,就是,就是覺得有點突然,這事吧!我跟秀兒之前也是有商量的。”

“真的嗎?”聽孫享福這么說,李香蝶的淚眼中,很快就爆發出了一陣強烈的驚喜,灼灼的看向孫享福。

好吧!像李香蝶這種豐滿型的女人,雖然不是孫享福的理想型,但她確實有她獨特www.senlinffm.com的美,畢竟是花魁級人物。

被這樣的美女用一種灼熱的目光盯著的時候,本就有幾分醉意的孫享福頓時感覺渾身發燙,這種感覺產生的微表情,都被李香蝶看在了眼里,她理所當然的認為,是孫享福對她有感覺。

“那個,有一件事情,我得跟你申明,可能是我從小受www.dzgrdjt.com到的一些教育原因,我認為,一個男人,應該只忠于一個人女人的,但是,現在社會上的情況就是,一個男人,必須得與多個女人結合,否則,一大半的女子,可能就無法婚配,只是,小時候那種教育仍然在影響著我,所以,即便是我娶你為妾,但是在我的心中,秀兒也是最重要的。”孫享福實在是找不到什么好詞,只好老實跟李香蝶說道。

“這是當然,妻就是妻,妾就是妾,妾怎么可以與妻相提并論呢!您只愛夫人,是理所當然的啊!”

聞言,孫享福無語了,他不明白古人為什么會有這樣奇葩的思想的,可是,在當下的社會看來,貌似他自己才是奇葩的那一個。







ps:書友們,我是愛吃魚的胖子,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,支持小說下載、聽書、零廣告、多種閱讀模式。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:dazhuzaiyuedu(長按三秒復制)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!




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网球比分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