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8章 巨額集資

在孫享福把望江樓的眾人說的一愣一愣的時候,遙遠的嶺南,正在視察各個產業的李世民,也正被馮盎說的一愣一愣的,他現在才體會到,當初阿月說的那句,‘只要咱們往海外跑的船多起來,建城花再多的錢,咱們也給的起。’的真正含義了。

嶺南冶煉作坊的庫房里堆積的東西,即便李世民這個皇帝,都看的有些眼饞了,這里簡直是一座座金屬大山,金銀銅鐵,各種各樣的礦石都有,如果全部冶煉出來,那個價值,絕對超過大唐一年的財稅。

“馮卿,嶺南之地,難道有如此多的礦產?”

馮盎先是搖了搖頭,然后,又點了點頭,見李世民詫異的看著他,他只好從頭解釋道,“嶺南之地確實有不少金屬礦山,但由于山多林深,開采起來十分費力,所以,臣從來沒有召集人手開采過,這www.njhsdk.com些礦石,都是從海外運送過來的。”

嶺南這地的金礦和稀土,在后世也是相當出名的,但真正的開發這邊這些產業,卻是在千禧年以后,以現在嶺南這邊的情況,開發自己的礦山,還不如去海外拉露天的省事。

“難道海外到處都有金山銀山?”

“呃,陛下,您也可以這么理解吧!或許,跟臣到船廠的大辦公室去看一看,您就都了解了。”

馮盎覺得自己有些事情,光靠嘴說,解釋不清楚,必須得讓李世民親眼見到,他才能理解,海外那些地的事情,其實是他準備在幾個月后,李世民開大朝會宣示功勞的時候,給他的一個大驚喜,但是現在看來,可能藏不住了,總不能到時候突然告訴李世民,‘由于我不斷向海外探索,現在嶺南道的實際管轄區域,已經比整個大唐的國土yyywbt.com都要大的多了吧!’

很快,李世民和眾多隨行的朝臣,就和馮盎來到了船廠的大車間,看了看數十艘同時建造的大海船之后,李世民才知道,原來,嶺南的船廠的規模,并不比渭南小,而且,他們制造的海帆船,相對渭南制造的水輪船要簡單的多,所以,制造的速度快的多,一年差不多就能造出數百艘過萬石的大船。

這個時期的嶺南,造船優勢得天獨厚,首先這里就不缺造船的大木,而且,整個沿海地區,有造船基礎的人才有很多,至少會泡制木料,而且,不光只是嶺南這邊,馮盎將整個東南亞沿海,接觸過造船,航海的人才,全部都搜羅到了廣州的船廠,這里的造船業能不發達才怪。

船廠車間后面的大辦公室內,墻壁上,一張巨大的空白地圖,上面零零散散畫著很多或巴掌,或拳頭,或雞蛋,或黃豆大小的點點,當然,還有整塊的涂鴉,如果此刻李世民在長安,他就會發現,這張地圖,除了南美洲,北美洲,以及非洲大陸和南北兩極的區域缺失之外,其它區域跟孫享福在望江樓正在展出的那塊地圖基本一致,因為孫享福手上的那副地圖,就是馮盎派人復制給他的。

然后,馮盎也給李世民和隨行而來的幾位大臣,來了一次口若懸河的講解,還把孫享福可能在長安已經開始運作的事情,跟李世民講了講,然后,李世民就和眾位大臣在這個辦公室里,呆呆的看著墻上的地圖看了一個多時辰。

難怪此前倭國往長安送的,都是一船船的銀子,原來,他們本土擁有許多的大型銀礦,馮盎只需要給他們一些糧食,糖之類的貨物,他們就會將一船船的銀礦給嶺南的船隊拉回來。

金島,銀島,銅島,香料島,海外都有,至于水晶礦石島,那就是忽悠別人的,在李世民看來,這東西已經不值錢了,還有就是澳洲大陸,整個大洋洲

此刻,他都覺得,過往那些因為生存空間,而打生打死的朝代,真他么傻呀!這么多好地方沒人開發,卻把命填在領土爭端上,有意義么?

各種想法在沖擊著他的思維,最后,卻是讓他比任何人都還要渴望知道這個天下到底有多大了。

“馮卿,朕想去崖州和日南郡看一看,你能安排船么?”

“呃,能是當然能,只是那邊稍顯簡陋,您要做好一些吃苦的準備。”

“這個無妨,朕就是,看看。”

李世民說‘看看’這兩個字的時候,心情很復雜,同樣,跟著他一起看地圖的李靖,尉遲恭等朝臣們的心情也很復雜,他們打生打死,才拿下了高句麗那么一塊地方,而馮盎,只是安心的在嶺南造船,在海上跑了三四年,就為朝廷圈下來比整個大唐版圖還大的地方,這可真是人比人,氣死人吶!

擁有三州之地的海南島,在這副地圖上,只有雞蛋大小,那么,呂宋,甚至通往澳洲的路通中,那些零零散散的一些比海南島還大的島嶼,得是多大的地方?

宋朝之所以經濟發達,即便因為他們做好了海外的市場,即便是后期只能靠長江以南的區域,財稅收益也能冠絕全世界,而現在,由于孫享福大力的推進各項工業技術的研究,大唐的各方面工藝水平,已經不輸給宋朝時期了,所缺者,是人口和生產力。

這個,也是孫享福目前非常頭疼的問題,各個行業都缺人,缺的又是專業技工人才,像探索公司開起來之后,各種航海的船員,船工,都需要海量的,加上一些海外基建人員,至少需要幾十萬人,這些人,在大唐市面上根本招不到,怎么辦?

新東方,南翔。

孫享福的腦海里適時的出現了后世一些職業技術學院的魔性廣告,這個事情,也在他腦海里,也提上了日程。

當然,眼下,還在要把招股的事情搞定,資金到位了,其它一切,都好說。

“各位,股本資金到位之后,最開始的兩三年,咱們肯定是要不斷的花錢的,因為,要打造船隊,培訓人手,修建碼頭等等,最先樹立起來的,是人員組織框架,從董事長,到經理,到各個層級的管理人員會先確立,而這些人的薪酬,還有一些技術和普通船員,工人的薪酬,等等等等,都要經過股東大會審議,最后決定,還請各位成功購入股份的股東們,積極參與,出謀劃策,最終把整個局面打來。”

“那么多余的話,我也不多說了,接下來,認購就要開始了,十貫錢一股,只收現金存票,大家拿好戶籍冊,在舞臺旁邊的柜臺,繳納錢財,填寫認購資料,領取股東證,之后就算正式的成為咱們大唐海外探索投資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東了。

友情提醒各位一下,原始股的認購,到今天下午天黑之前,就截止了,之后,如果因為資金不夠,公司需要更多的募集金子,可能會進行增發,不過那個時候,就不再是十貫錢一股了,會根據整個公司的資產估值,來確定增發的股份的價格,可能是幾十貫,也有可能是上百貫一股,都未可知,認購原始股的機會,只有一次,就在今天。”

隨著孫享福的話一說完,很快,第一張股東證便誕生了,上面寫著孫享福的名字,股數,是一百萬股,第一繼承人,是虞秀兒,第二繼承人是他的嫡長子孫靖,第三繼承人是嫡長女孫婉婷。

購買一百萬股,需要一千萬貫,這一千萬貫,是幸福村集體出的錢,孫享福個人占幸福村集體五成的份子,這是從幸福村集體誕生以來,就一直保持的,所以,實際上,這一百萬股的收益,只有一半是歸孫家的,他只是村集體推舉出來的代表而已,在后世,可以稱之為法人代表。

對于這一千萬貫,大家心理是早有預期的,倒不覺得多驚訝,然之后,各種大金額相繼爆出來,就有些嚇人了。

長孫無忌購入二十萬股,出資兩百萬貫。

太原王氏,家主王睿,購入五十萬貫,出資五百萬貫。

隴西李氏,趙郡李氏等等五姓七家,就沒有低于三十萬股的,值得一提的是,關隴世家集團中,弘農楊氏也出資三百萬貫,購入了三十萬股,京兆韋氏,更是出資五百萬貫,購入了五十萬股,就以財力而言,這兩家這次,居然表現出了不弱于五姓七家的氣勢。

再有一些京中權貴團體,比如孫享福的那一撥老的利益團體成員,基本都是一百萬貫以上的投資,將家里這幾年掙的所有余錢都拿了出來,直到黃昏時分,大戶們的總集資都超過了五千萬貫,這才開始零零散散的接受那些三五萬貫的小股東的購入。

也幸好孫享福這邊,一邊在出售,一邊在增開柜臺,到最后,十幾個柜臺同時發售,才在天黑之前,讓所有到場的人都如愿購入了原始股。

六千六百多萬貫?

以孫享福此前根據稅收,對于大唐市面上流動資金的初步估算,這差不多快是大唐所有走錢莊的流動資金的五分之一的現金了。

當然,一些被各地世家大族,小老百姓藏起來的,不怎么流通的錢財,不能算。畢竟,儲藏錢財,是這個時期大多數人的習慣,而此前的歷朝歷代都在鑄錢,整個民間究竟有多少銅錢,根本沒有誰能計算的清楚。

股份認購完,可不是說,今天的商業活動就結束了,晚上,還有自助餐和慶祝表演活動招待所有股東,而且,有一些事情,孫享福也要和大家講一講,那就是海外探索公司,第一次股東大會,三天之后還會在望江樓舉行,不過,那個時候,將只允許股東參加,股東大會上,將會審議一系列的人事任命,將所有的框架,以及發展的順序,一條一條的通過,最終厘定下來,形成制度,最終有些什么東西要審議,孫享福要提給各個股東打一個招呼。

這個股東大會,可能會連續召開好幾天,由目前,除朝廷以外,第一大股東孫享福主持,倒是讓孫享福有些發愁這個會議場地的問題了。

五年前建設起來的望江樓,已經越發的不能滿足現在的各種商業需求了,因為這里根本沒有一個適合舉行各種會議的會場,一旦要搞什么商業活動,望江樓就不得不被迫停止對外營業,這是比較影響酒樓正常經營的事情。

在后世,一般的星級酒店,可都是有各種大小不一的會議廳配備的,這倒是讓孫享福生起了重新建造望江樓的打算,當初李世民可是在芙蓉園給望江樓批了一百畝地,但是,實際上望江樓只用了一半左右,現在,大可以用更高新的技術,來建立一個更大規模的,集會議,演出,餐飲,住宿為一體的更為全面的酒店了。

“小泰,你對咱們大唐的投資探索公司怎么看?”

下了舞臺,孫享福一拍眼神在四處亂瞄的李泰的肩膀道。

沒成想,孫享福這么一拍,李泰身子一抖,一個油乎乎的東西,便從他身上滑了下來,孫享福定睛一看,竟然是一個被咬掉了一口的雞腿。

“呃,這個,孫師,我如果說,這個雞腿不是我的,我也沒吃過雞腿,你信嗎?”尷尬的李泰郁悶的解釋道。他剛才眼神四處亂瞄,就是想找個地方,趁機把這個雞腿吃掉,只可惜。

“哎,本來還打算和你一起在望江樓吃了晚餐再回去的,現在看來,是不必了。兩位內侍官,天色不早了,還請送濮王回宮吧!”孫享福看到雞腿之后,任李泰再怎么解釋,也是無用的了。

“別,別啊!長安現在又沒有宵禁,宮門也不會那么早落鎖,我有時間吃完再回去的。”

回去了可就沒的吃了,孫享福給他設定的晚餐,是什么都沒的吃。

兩位內侍官聞言,本著為李泰身體負責的原則,一左一右的伸www.dpstextile.com出自己的手道,“濮王殿下,還是請回宮吧!”

一臉苦逼的李泰,只好泱泱在他們的指引下,轉身回宮了,這兩位內飾官可是得了長孫皇后嚴令的,必要的時候,他們是敢對李泰出手用強的。

而且,出完手之后,他們還會稟報長孫皇后,那時候,李泰還將會面臨來自長孫皇后的懲罰,就看長孫皇后以前對李承乾有多嚴就知道了。







ps:書友們,我是愛吃魚的胖子,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,支持小說下載、聽書、零廣告、多種閱讀模式。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:dazhuzaiyuedu(長按三秒復制)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!




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网球比分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