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4章 房謀

渭南之地,各個工廠像冶煉廠這樣的動員大會,陸續召開,孫享福的嗓子,到了夜晚的時候,已經啞的說不出話來了,而各個工廠的工人,也在他的編組下,分成了車,弩,箭,制式兵器的步兵和自有工具作為兵器的最普通工農兵。

當然,也不是說,這些人編組成了兵,就馬上要拉他們去長安上戰場,從明天開始,他們將會接受簡單的列隊訓練,而且,各個生產工廠,晚上也都沒有停工,各種武器,還在不斷的打造,當所有人都開始為戰爭裝備服務的時候,產量是十分驚人的。

制式兵器,一個晚上就能出好幾千件,至于連弩,戰車,原本就生產了很多用來儲備,現在,也在緊急生產,像戰場上比較好用的連弩,倉庫里本就存了好幾萬把備用的,現在,再加緊生產一些,估計三天之后,至少有八萬把,這些弩,正好裝備給造弩車間的那幾萬工人,他們都會用。

各式戰車的生產一直沒有停過,因為要輸送給長安,或者邊關城市做防守,也有兩千多架備用,還有許多生產好的材料,緊急還能再組裝出幾百架。

而且,民用的板車,這里數千輛的存貨都有,因為這東西對于農業生產非常有幫助,今年一上市,就獲得了老百姓的好評,現在,全國各地都需要它,工廠的生產量也很大,當孫享福看到這數以千計的板車的時候,頓時心里就生出了一計。

不能讓這些工農兵,拿著刀劍去跟吐蕃的騎兵對沖,這樣,即便是有百萬人,也會被吐蕃二十萬騎兵沖的七零八落,必須得靠嚴密的陣列,來打一場損失最小的戰爭。

將三米多長的板車排列起來,裝上柴草火油,推行在前列,似乎能夠阻擋吐蕃騎兵的沖擊,畢竟,戰馬是怕火的,如果,將大量的工農兵排在這些火車子后面,用弓箭,甚至,用投石的辦法,來殺傷吐蕃人,效果應該不錯。

所以,排列在后排的普通工農兵,懷里都要揣一些拳頭大的石頭,等到時候,前排的人扔石頭,后面的人可以往前排傳遞,石頭雨,可比弓箭雨還能傷人。

各種構思和構想,孫享福都給渭南的官員和工廠的管事們講了,讓他們一一傳遞下去,直到他自己的喉嚨實在說不出話來的時候,才疲憊的在臨時入住的地方睡下了。

次日一大早,在長安的房玄齡就得到了渭南通報信息的信使的匯報,得報后的房玄齡大喜,他也不糾結孫享福為什么會突然回到關中了,帶著幾個侍衛,就快馬朝渭南趕來,反正長安的兵事,有杜如晦具體負責調度。

當中午時分房玄齡來到渭南的時候,各大工廠的空地,各自的班組長,車間主任,甚至廠長,都在訓練工人走步,轉向,列隊,傳遞石頭,柴草的動作,他們經過一些適應,很快就熟練了。

這些東西,可比他們平時干活,做事還簡單,其實,自從他們加入這種大群體氛圍的時候,就開始適應各種排隊,傳遞等簡單的行為要求,對于孫享福提到的東西,只要不是弱智,基本上都能完成。

看到渭南這些整齊排列的青壯民工,房玄齡突然覺得,孫享福的想法,貌似一點都不瘋狂。

“房相來了。”

“你的嗓子,還是少說話吧!”

房玄齡聽到孫享福的嗓音,只有股辛酸的感覺,因為沙啞的太徹底了,讓他繼續講話的話,怕是要廢掉。

孫享福也知道自己的嗓門要休息,便將今早起床之后,畫出來的構想圖推給房玄齡,所有他對戰爭上的構想,其實只要看圖,就一目了然了。

房玄齡接過桌上的圖紙,一看之下,頓時瞇起了眼睛。

整列的長柄板車嚴密列陣,板車上放滿柴草,分三個方向,將突厥騎兵逼到長安城腳下,推車的人全身鐵甲,他們身后,不遠處,全部都是手持長槍,重盾的工人,這些工人緊密列陣之后,那些長槍,重盾豎立起來,就像刺猬一樣。

看到這個最前端的陣型,房玄齡就腦補到了很多畫面,以這樣的陣型對敵,除非吐蕃騎兵等柴草車上的火焰燃盡,否則,他們連沖陣都沒也辦法沖,熊熊大火,本身就會燒的一丈多高,長柄板車也有一丈多長,這就是一道戰馬無法跨越的火墻。

在火墻之后,就是長槍重盾的刺猬陣型了,有這樣的兩道防線在,不管它是什么兵種,想要跨越,都需要不計死傷。

而在這兩道陣線之后,便是手持連弩,長弓的工人了,最不濟普通民工,他們雖然配有可能用不上的短兵器,但是,主要用于作戰的,卻是石頭,后排會源源不斷的將石頭傳到他們手中,他們只需要甩開膀子,往戰場上面扔就行。

看完了所有的排布安排,房玄齡反倒是覺得,二十幾萬吐蕃軍,似乎也算不得什么。

然之后,他看到了圖紙下面列出的問題。

第一條就是,板車還不夠,車陣無法形成,想要從三個方向,將吐蕃人圍死在長安城下,至少需要數以萬計的板車排列開來,畢竟,一輛板車,才一米多寬,二十幾萬吐蕃騎兵,四五十萬匹戰馬,所占的范圍,至少也是長寬幾里,一個方向,差不多就要七八千,甚至過萬輛板車,而渭南這邊的板車,就算把各個工坊用于工作的全部算上,也只有一萬多輛左右,缺口還有一半。

第二條就是鐵甲不夠,上萬輛板車,一車兩人推,也需要五六萬人,渭南的鐵甲,只夠給這些推車的人用的,而為了防止吐蕃人的弓箭拋射,前排重盾長槍兵,最好也要配鐵甲,在嚴密陣型下,缺口可就大了。

第三條是人手不夠,想要用這么嚴密的陣型,將二十多萬吐蕃騎兵包圍,除了長安城墻段,其它三面,每一面至少要有七八里的嚴密陣型推進,孫享福試排了一下,一里地,差不多就要一萬多人,也就是說,光是一面,就要七八十萬人,三面,得要兩百多萬人,渭南,就算加上女工,也才一百三十萬人左右,缺口,同樣差了近一半,外加城墻上還要一定數量的人手,這可是個大難題。

最后一點,就是如何讓吐蕃騎兵,盡聚于長安城下,若是他們四散攻擊城門,那么,這樣的人www.njhsdk.com海戰術,最多能圍殺一面城墻的敵人,而這么大量的人數暴露在戰場,隨后死傷的人數,恐怕會非常巨大。

想法雖然好,但真正想要實現,卻是難上加難,房玄齡望著孫享福提出來的這幾個難點,愣了很久,然而,從他的眼神中,孫享福看到的是思考,也就是說,房玄齡認為,這些條件,其實是有可能達到的。

許久之后,房玄齡目光之中露出一絲決然之色道,“板車其實夠,長安周邊十幾個縣的百姓,今年購置板車的農戶,何止幾萬,他們這一兩日,就會全部到長安城內避難,朝廷可以征調他們的板車,等戰事結束后,還新車給他們便是。”

聽到房玄齡這么一說,孫享福頓時眼睛一亮,如果車陣能夠組成,那么,問題最少解決了三成,一車木材燃盡,至少也要一兩個個時辰的時間,這些時間,足夠決定這場戰爭的勝負了。

“鐵甲縱使不夠,其實相差也不會太多,長安城內的武庫,加上禁軍身上穿的,至少也五萬多副鐵甲,還有此前被替換下來的數萬套棉甲,加上渭南倉庫的幾萬副,足夠給前兩列的士兵穿上了,至于后排的,其實鐵甲根本沒有什么用處,因為,咱們就不可能讓吐蕃人沖破車陣和槍盾陣,只需要讓他們高舉木板,擋住吐蕃騎兵拋射的箭矢,就能避免傷亡,而且,有你們工廠的那些安全帽在,也可以大大的防止致命傷。”

房玄齡不愧是房玄齡,他的腦子果然好使,把城內的守軍的甲胄,全部拔下來,給城外列陣的人,往淘汰掉了的棉甲,皮甲,現在其實都可以用上,大唐以前沒有鐵甲的時候,還不是照樣打過很多場戰爭么,況且,長安城的城墻高達五丈多,城下的吐蕃兵,即便是仰射,弓箭力道也不大,只需要配備足夠多的木盾,就能防御了,這么置換安排,倒是影響不大。

“至于人手,咱們關中,最不缺的就是人手,渭南這邊,青壯男女全部算上,有一百三十多萬,長安也不少,城內居民,至少能夠發動幾十萬出來,還有周邊二十多個縣過來避難的百姓,至少也能發動出幾十萬,兩百多萬人,足以。”

長安城常住人口早就突破了一百五十萬,成年人至少有一百yyywbt.com多萬,其中青壯成年人的數量,也有六七十萬以上,這些成年人,只要發動一半左右,都有好幾十萬。

周邊二十幾縣的百姓,那就更多了,由于今年實行了大規模的遷民政策,關中各縣的人口配置都非常足,一個縣至少也是兩三萬多戶,二十幾個縣,六七十萬戶,成年人的數量,比長安只多不少,青壯人數,過百萬都有,把他們也發動起www.178gou.com來,這就是兩百多萬人了。

這些人要做的事情,其實就是給前排的人遞石頭,傳柴草,保證車陣上的火焰,保證前排的人,可以向吐蕃人發動攻擊而已,基礎條件,就是要有勇氣。

這一點,孫享福覺得,只要鼓動鼓動,其實不難,因為,關中的百姓在李世民的連翻民心攻勢下,對于這個國家的歸屬感都非常強了,也不希望自己的好日子才剛剛開始,就被別人破壞。

最后,就是如何讓吐蕃騎兵,盡聚于長安城下了。

“如若,老夫以監國宰相的身份,假意代表大唐,跟吐蕃談判,邀請吐蕃大軍于延平門外,舉行盛大的盟約結締儀式,你說,吐蕃大軍會不會因此,而盡聚于延平門外?”

“啊,這”

即便是孫享福的嗓音嘶啞,聽到房玄齡這個提議的時候,也不由的發出了一聲驚呼,這雖然是一個不錯的計策,但真正要落實它,要付出的,可是房玄齡個人的信譽問題,當然,史書是由勝利者書寫的,也可以將其粉飾成是房玄齡的謀略。







ps:書友們,我是愛吃魚的胖子,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,支持小說下載、聽書、零廣告、多種閱讀模式。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:dazhuzaiyuedu(長按三秒復制)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!




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网球比分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