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65章 調控的問題

船到了廣州灣,孫享福才有種到了家的感覺。 www..

讓他比較意外的是,李泰居然在碼頭上迎接他,按說,現在掛著副相職位的他,一般情況下,可是不會離開長安的。

“老師一路辛苦了。”身體越發癡肥的李泰見到孫享福走下船來時,竟是躬身下拜行禮,倒是讓孫享福有些意外。

“你是親王之尊,身上又有副相的官職,尚在我之上,可不用給我行這么大的禮。”孫享福將站直身體都有些困難的李泰扶了起來道。

李泰抬起頭來之后,笑了笑道,“不管身居何位,始終都是您的學生,見了您,行師禮,是應當的。老師快請上車,城內,我已經在府中備下了豐盛的酒宴。”

孫享福聞言,看了一眼李泰的身體道,“酒宴,我們吃就可以了,你還是少吃點,多多運動才是正理。”

歷史上的李泰,可不長命,即便是李治登基之后,對他優惠有加,也不過只是撐了兩三年就死了,臨終時才三十二歲而已,或許,這與他現在重達兩百多斤的體格有關系。

“孫師教導的是,可是,哎!我這個身體,現在也就是這個樣了吧!就算不吃什么東西,也盡長肉,孫道長說是脾虛之癥,進了許多藥,都沒有什么效用,今后,只怕也只能這個樣子了。”李泰有些無奈道。

要說十多年前,他對太子的位置還有些方法,現在么,卻是一門心思的想為這個國家多做點事情,給自己的老婆孩子留個好。

因為,對醫學知識了解越來越多的他,知道自己可能活不過自己的幾個兄弟,甚至,還活不過他老爹李世民,再爭那些東西,還有什么意義呢!

孫享福隨著李泰的上了停在碼頭路口的一輛大車,這車子,已經不知道是造車廠的第三代,還是第四代產品了,使用的是蒸汽發動機,做的跟大巴一樣,內部,卻是有著客房一樣的裝飾,想來,長安的那種班車巴士,也是這樣的車架做成的,只是內部裝飾不同而已。

在車內坐定了之后,孫享福才想到了先前問題,道,“你是來嶺南有什么公干的么?”

李泰聞言,目光又是一陣閃躲,還瞄向了同在車廂內的孫靖,孫豐幾人,然后,語氣有些不自然的道,“是,是公干的,不過,主要是,接您,順道的,問您點事。”

“什么事需要這么急么?我這用不了幾天就能到長安了,你還專門跑過來問?”孫享福有些懷疑的看向李泰道。

李泰眼珠子亂轉,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最終,似乎是想到了一個可以說的點,道,“是有個事情,挺急的,遲了,怕生出些意想不到的狀況,所以,父皇差我來問問您。”

“那你就直接說吧!要是我這里有法子,你飛鴿傳書,或許能更快的通知陛下。”見李泰這么說,孫享福正了正色道。

李泰將自己想到的問題說出來道,“是這樣的,自從拜占庭帝國和大食帝國被咱們拿下了之后,天下的百姓都知道,今后,有戰亂的日子,將會一去不復返了。

所以,咱們大唐,也不在需要那么多糧食,或戰略物資之類的,現在大家都紛紛拋售手中的糧食,導致價格一跌再跌,都已經跌破了朝廷十多年前設立的保護價,可市面上,仍然有大把糧食在競相拋售,任由這種情況繼續下去,種田的農門百姓,恐怕收入會大減,滿足不了他們的日常消費。”

“戰亂停止,讓更多的人口,得以休養生息,以咱們目前的糧食產量,養活所有人,綽綽有余,糧食價格確實會出現一撥跌幅,這需要通過統計之后,進行一些宏觀調控來改變。

你應該知道,糧食,它是可以轉化成很多別的商品的東西,它的價格跌了,那么,由它轉化出來的這些東西的價格也就低了。

首先人們就可以用更少的成本,養更多的雞鴨牲畜,推出更多更好吃,價格也更高的肉食到市面上,然后,隨著市場上這些這些肉食多了,它的價格也會跟著下跌,還有這些雞鴨牲畜的相關產品,也整體都會開始下跌,類似以糧食為主要原料的酒水,零食商品的價格,更是會出現大幅下跌,這就像是個生物鏈循環一樣,會波及到所有的層面。

所以,農民的收入降低了,他們的開支,其實也會有一些降低,但一定程度來講,農民的收入,在這個過程中可能會低于其它階層,如何制定各個行業的盈利水平,讓各個階層的利益,保持平衡,就是宏觀調控。

具體做到什么樣的比例合適,這需要從統計上來的數據,來分析調配產出和供給關系”

“老師您等等,這些東西,我已經聽不太懂了,是您的一門新學說嗎?”李泰兩眼有些暈道。

孫享福搖了搖頭道,“不算是,其實,這就是朝廷此前規定百姓們種什么農作物,一年能釀多少酒的規定的一個加強版。

國家需求什么,加大需求方面的產出。

國家多余什么,縮減多余的產出。

當供需平衡了,所有的物價,都會平穩下來,此前的拜占庭帝國,在沒有與波斯人開戰之前,他們的人口,產出一直都很穩定,他們的物價,也穩定了上百年,就是這個道理。

現在的問題就是,百姓們知道市場上糧食多,種糧食賣不到錢,明年可能會一窩蜂的去種其它作物,這就可能導致明年出現糧荒,在糧食這種百姓生活的必須物資方面,朝廷必須要做一定的儲備,對于農田的種植,還要有一些硬性的管理規定,每個地方,按照人口,必須種植多少糧食田,得有統計和長期的發展規劃。”

用這個簡單一些的方式解釋,李泰頓時就懂了,市場大到大唐這個程度,已經很難再出現什么囤積居奇,影響整個國家物價的局面,物價的波動,一般是因為市場的供需不平衡導致的,種糧食的百姓,早前幾年因為朝廷要對西域大量輸出糧食,他們高價賣出了糧食,賺了錢,現在,戰爭結束,當地百姓開始自己產糧食,他們的糧食積壓在手上,受點損失,也很正常。

即便是在后世,物價也會不斷的根據供需關系,而波動,有百姓剛好趕在棉花豐收年,種了大面積的棉花,賣不到好價錢,或者剛好趕在棉花缺口大,漲價的年頭,種了許多棉花,賣到好價錢,這都是很正常的。

在孫享福后世生活的荊湖地區,就有很多農民將賺不到什么錢的水稻田改成了蓮子田,剛開始時種的人少,種出來的蓮子,一斤能賣十幾塊,農民賺大發了。

dzgrdjt.com 可后來整個地區的百姓一窩蜂的去種蓮子,甚至有人包幾百上千畝水田成片的種,結果,產量太大,市場需求飽和,種出來的東西沒人要,價格不斷下跌,導致他們虧本,這是常有的事情。

而現在,整個天下大一統,不存在那些不確定的外部因素,只要國家將所有的作物的種植面積,產量,市場需求,統計起來,作出一定的規劃,就能使物價,在很長一段時間內,都穩定下來,除非出現什么很巨大的自然災害,來搞亂市場的供需關系。

看到李泰聽了自己的話之后,進入沉思的狀態,孫享福也不繼續跟他說話了,這么大的國家,想要統計數據,何其艱難,即便是后世,有電腦的輔助,諸多專業人士的計算,也未必能夠在短期之內,統計全球這方面的數據,所以,只能通過一個小地方,大致測算全國的一個大概水平,保證有多無少就好。

很快,馬車就到了廣州城內的越王府,現在,李泰已經被李世民改封了越王,這座府邸,其實就是在原先馮盎給李世民修建的行宮的位置改建的。

現在,廣州城已經是南都,行宮的規模,可不是那么一點點了,除了各種豪華的住宿區,還有超大的政務大廳,即便是比當年的太極宮也不小,李世民冬季的時候,可能會乘船南下,小住個十天半個月的,跟嶺南人民聯絡聯絡感情,反正現在有了汽輪船,來往比較快。

阿月在王府門口迎接了孫享福,她現在肚子里還懷著孩子,而她的身邊,有一兒一女跟著,大的兒子已經六七歲,小的女兒三四歲的樣子,都有點胖嘟嘟的,像李泰。

“挺這么大個肚子,就別出來勞累了,難道這么大個魏王府,還需要你一個孕婦出來做迎客的工作么?”在眾多人相互見禮了之后,孫享福一邊打趣,一邊將阿月扶起來笑道。

此時,已經生過兩個孩子的她,臉上多了很多母性的光輝,而當孫享福說完這句話之后,孫靖和孫豐,孫洵他們那邊,便傳來了一陣輕笑。

孫享福轉頭有些詫異的看向他們,然之后,感覺很沒面子的李泰,硬是將自己的粗腿邁的快了幾步,搶先進了王府客廳,因為,他知道孫靖他們要說什么。

“爹爹,越王殿下,當年為了娶到阿月姐,可是向她承諾了,今生都不納側妃娶小妾的,所以啊!這越王府,就是只有阿月姐一個女主人。”

聞言,孫享福一愣,看到阿月有些不好意思的表情,便指著孫靖道,“瞧你這小子沒規沒距的,阿月現在是越王妃,可不能亂叫。”

聽他這么說,阿月卻是不干了,當年,她在虞秀兒門下學歌舞曲藝,可是在孫府住過好幾年,是看著孫靖這幾個孩子長大的,當然,那個時候,阿月的年紀也不大,應該算是陪著他們幾個孩子長大的,所以,平時一點都不見外。

她一邊用手撐著腰往屋里慢慢晃動著走,一邊道,“我聽他們叫我阿月姐,反而開心哩,不過啊!我讓李泰做這樣的承諾,可不是因為我善妒,容不下別的女人,你們看看他的身體,要是多幾個女人,恐怕”

阿月沒有說下去,已經成婚有孩子的孫靖和孫豐們都懂了,還沒有成親的孫洵和孫昂卻不怎么懂,一臉探究之色的看向阿月,等著她繼續往下說,卻被老爹孫享福www.senlinffm.com在他們腦袋上一人彈了一個響指,一伙人便嬉笑著進了越王府客廳。www.xygylp.com

猜你喜歡:




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网球比分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