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六章 舌戰群臣

太極殿,巍峨高大,高大到時常被雷劈,今日天氣晴好,想來是不會有雷電,所以,孫享福就算在殿里大聲說話也不怕。

“微臣下牧監孫正明,拜見吾皇。”

“上前說話。”

李世民含著怒氣吐了四個字,孫享福便站直了腰身,在文武兩班朝臣中央空出來的通道上往前走去,不時的,他還用視線打量文武兩班朝臣,像極了初登南天門的孫猴子。

“孫下牧,今日有御史彈劾太子參與民間經營,與民爭利,說的便是由你管理的望江樓,朕問你,可有此事?”李世民威嚴的目光緊盯著孫享福的眼睛道。

“回稟陛下,子虛烏有,望江樓的經營權盡數在微臣一人之手,太子雖然有投資占股,但并無經營權。”孫享福簡單干脆的回答道。

“哼,無知小兒,太子身為皇儲,怎可投資經商,定是你這等讒臣蠱惑所至,陛下,臣請斬此人。”崔世勛見孫享福承認了太子出資占股,立馬跳出班來道。

日,一上來就要殺哥,那哥可就跟你不客氣了。

孫享福心里如是想著,轉身看向一臉怒氣沖沖的崔世勛道,“這位大人,你貴姓?”

“本官姓崔。”崔世勛藐視了孫享福一眼道。

“哦!原來姓崔,想必出自清河崔氏,或者是博陵崔氏,都不重要了,反正是世家大族,似大人你這樣的人,從小肯定是不愁吃喝的,也不知道我們這種從鄉村走出來的百姓的痛苦。”

“哼,你不要顧左右而言他,如今當著朝堂諸公,你只需要俯首認罪,本官便會求陛下給你一個痛快的死法。”崔世勛打斷了孫享福的話道。

“這個,貌似崔大人你還沒有權利定下官的死罪吧!再說,下官有沒有罪,現在都還沒定呢!崔大人卻屢次以死恐喝下官,這意欲為何呀?”

孫享福一副不慌不忙的樣子,但話語卻擲地有聲,雖然沒有直說崔世勛是在藐視皇權,但就是這個意思。

能站立在朝堂之上的人都不是傻子,崔世勛亦不是,忙拱手向李世民道,“微臣一時義憤,言語不當,望陛下贖罪。”

李世民見了孫享福剛才絲毫不懼崔世勛的表現,心中大喜,便對其生出了許多期待,點頭道,“崔卿稍待,看此子如何解釋。”

說完,李世民和朝堂諸公的目光都看向了孫享福,而孫享福也是向李世民拱手道,“啟稟陛下,太子天資聰慧,精通治國之道,得知民間百姓有疾苦,便出資,為百姓謀出路。”

“呃”

大殿之中,好多朝臣的嘴巴不自覺的張大,卻不知道該說些什么,這也太能瞎掰了,八歲的太子精通治國之道?出資是為了是為了百姓謀出路?

聞言,李世民也樂了,就差沒笑出來,依舊板著個臉道,“是何詳情,你且細細道來。”

“微臣遵命。”

孫享福領命之后緩緩道,“事情是這樣的,微臣的職田在新豐縣外五十里一個叫幸福村的地方,哪里有農戶五十戶,除了耕種微臣的兩千畝職田和兩千畝皇莊田之外,村民們還自建了漁場,豬場,和雞場。

如今漁場養魚超過四十萬尾,重量達百萬斤,每日所用飼料都要數百石,而豬場也飼養了肥豬超過千頭,每日所用飼料亦是數百石,雞場更是養了成雞數萬只,日費糧米頗多,但農戶們大多不識字,不懂經營之道,很難將局面維持下去,便委托微臣,幫他們將部分產出賣個好價錢,供他們繼續購買飼料,維持生發。

大家也都知道,長安什么樣的營生能將這些農副產品賣出高價了,沒錯,就是酒樓,所以,微臣想開一家酒樓來幫助村民,可惜有些世家子收到風之后,不樂意看到我們農民賺錢,他們聯合一氣,威逼長安的商戶,不準出租,出售地方給微臣開酒樓,所以,微臣想到了自建。

但自建酒樓的費用太大,微臣不得已,求告到了太子以及幾位國公爺哪里,太子體恤農人之辛苦,想要幫他們解決這件事,便和幾位國公聯合出錢,出地,讓微臣把酒樓給蓋了起來,但太子說了,身為皇儲,經商與民爭利,是為不智senlinffm.com,所以并沒有要酒樓的任何經營權,敢問諸位大臣,太子做錯了什么?”

從孫享福講到一個五十戶人家的小村子,擁有一個養殖四十萬尾以上的漁場的時候,大臣的們的嘴巴就張的老大了,更何況還有過千頭肥豬,幾萬只雞,這樣的村子,可能存在嗎?

“陛下,此人謊話連篇,欺君罔上,該斬。”這次不是崔世勛跳出來了,而是魏征,他的直脾氣又犯了,他認為孫享福所說的數據太過不真實了。

“敢問魏大人,下官的那一句話說謊了?”孫享福有些郁悶的看向魏征道。

“一個五十戶的村子,怎么可能養那么多的魚,養那么多的豬,還有那么多的雞,你這分明是欺君罔上。”魏征就差用手指戳孫享福的鼻梁吼了。

“呃,此事陛下應該知曉,還有翼國公,厲陽郡公等,俱都知曉,魏大人可能不知道,今年八月,陛下登基大典的時候,御宴上所用的過萬斤黃鱔泥鰍,就是幸福村提供的,即便現在是隆冬季節,如果陛下想要再辦一次那等規模的御宴,幸福村也還是能夠提供足夠的食材。”孫享福找證人,舉實例道。

然后,魏征的眼睛看向了李世民以及秦瓊,獨孤謀等人,等眾人朝他點頭確認后,魏征才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閉了嘴,這事要是真的,那么整件事情的性質就要變了,他一對渾濁的老眼在眼眶里轉了兩圈之后,朝李世民拱手道,“陛下,臣以為,太子無罪。”

崔世勛見突然跳出來幫自己的炮手魏征轉瞬間又變了態度,忙接話道,“魏大人糊涂,這小子巧言令色,卻也掩蓋不了太子經商的事實。”

“這位,那什么大人,姓什么不重要,反正是世家大族,家里不愁錢的大人,下官有一事不明,大唐那條法律規定皇儲不能經商了?”

“這”

“你不用這這那那,我就當皇儲不能經商吧!可太子經商了嗎?望江樓的經營權全部在微臣身上,只要在下一句話,望江樓現在關門,從法理上,太子也阻止不了在下,在下并非朝臣,經商也不犯什么忌諱吧!”

大唐現在的法律,雖然規定了官員以及其直系親屬不能經商,但只限于掌管朝廷衙署的朝臣,像孫享福這樣的家臣,不在此列,宮里還有專門負責采買的太監呢!那也是人家皇帝的家臣,品級比孫享福高的大有人在,你能說什么。

而且,大唐沒有規定君主和儲君行為的任何律法,只是大臣們口頭上所說的影響不好而已,孫享福拿律法出來反駁他們,他們也無話可說。

見眾人無語,孫享福又道,“那咱們再來說說與民爭利這一條,太子出資,幫微臣和村民們建立酒樓,是為了幫www.513mp.com農戶們把自己手中生產出來的東西賣出去,是讓農民得利,這與民爭的那門子利?”

“哼,長安數十家酒樓,皆因你一家望江樓而食客凋零,無法盈利,你還說這不是與www.dpstextile.com民爭利?”崔世勛冷笑道。

“呵呵,那照你這么說,這世上,是不是該只有一家酒樓?否則,任何再出現的酒樓,都是在與這家酒樓爭利?這個道理說的通嗎?”

“這”

崔世勛再度啞火,不過孫享福卻是不愿意多看他的嘴臉,繼續道。“連商之一字的含義都沒搞懂的無學之輩,也有顏面立足于朝堂之上,真是可笑。”

孫享福兩度讓崔世勛辯無可辯,讓龍椅之上的李世民以及其一干鐵桿支持者暗爽,此時,都用一股逼視的眼光看向崔世勛,看他還要何話可說。

“哼,商者,低買高賣,囤積居奇,不事生產,而得巨利,乃國之蛀蟲也。”

崔世勛被孫享福一激,便將商之一詞在當下的解釋大聲說了出來道。

“哦,原來崔大人懂啊!那你說說,整個過程中,太子出資所建的望江樓,可有低買高賣,囤積居奇,不事生產,而得巨利?”孫享福反問道。

“這”崔世勛無語,人家賣的是自家產出,首先就不存在低買的問題,所以,說太子沒有經商,還真能說的通。

“你倒是這出來啊!望江樓所賣,皆是微臣職田與皇莊內自產,敢問朝堂諸公,你們家的職田封地里產出的東西,你們不往外賣么?我就不信你們花的金銀銅錢都是從地里長出來的。”

孫享福此言一出,朝堂諸公都是一愣,不過,崔世勛雖然急的腦子短路了,他還要不少同黨,其中一個叫吳應學的禮部官員便出班道,“我等臣工與皇家不同,你且不要混淆視聽。”

孫享福像看傻子一樣的看著這位吳應學大人道,“還就許你們賣,不許皇家賣?那你告訴在下,陛下擁有皇莊九萬畝,難道這九萬畝農田產出的糧食都要皇家自己吃掉么?你給大家算算,光一年的產出,可以供皇家吃多少年?難道多出來的糧食,都要放在倉里里爛掉么?這個道理,你覺得說的通么?”

“這”

吳應學啞火,而崔世勛此刻已經呼吸急促,眼珠子亂轉,想找個理由來駁孫享福,卻發現,居然找不到。

此時龍椅上的李世民,差點繃不住笑了出來,孫享福的所說的話簡單粗鄙,但非常的有道理,低買高賣,囤積居奇的才是商人,賣自家田產所出之物換取自家所需之物,乃人之常情,誰都有這個需要,皇家也不例外,拿出來說事,站不住腳。

終于,在緩了兩分鐘之后,崔世勛想到了破局的辦法,又道,“那好,且不說太子經商之事,你望江樓物價高昂,引的長安奢靡之風盛行,這總不假吧!”

“呃,原來朝堂上這種小事也能拿出來討論的啊!恕下官無知,這位崔大人,昨天才開張的望江樓是怎么在一夜之間引起長安的奢靡之風的,還盛行?”

“這”







ps:書友們,我是愛吃魚的胖子,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,支持小說下載、聽書、零廣告、多種閱讀模式。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:dazhuzaiyuedu(長按三秒復制)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!




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网球比分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