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九章 勸解

天才壹秒記住『→緒.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如果一個人在欺負和折磨人的時候是心情是愉悅的,那么這個人的心理可能就有些小小的變態了,孫享福并不是個變態份子,所以他很快的結束了這場慘無人道的虐待活動,最后,孫享福讓武元慶的幾個同伙將他帶下山,并且告訴他們今天的事情最好保密,否則,武元慶從此將無顏茍活于世。

當幾人的馬車駛入長安城的時候,天色完全黑了下來,料想,今日應該會有一個人興奮的睡不著覺吧!他不知道的是,第一個睡不著的就是李世民。

涇州急報,突厥人南下了,這個時間雖然比歷史上足足晚了一個多月,但還是讓李世民吃驚。

說來,這突厥人南下的時間推遲跟孫享福還有著莫大的關聯,正是因為孫享福在七八月的時候推動了長安的吃魚狂潮,導致關中周邊州縣的百姓大量捕撈魚貨送往長安售賣,這才有了涇州百姓在涇河捕魚的時候發現突厥人斥候,報備了被李世民派往涇州臨時穩定局勢的張公瑾。

定遠郡公張公瑾臂力非凡,用兵謹慎且善水戰,在涇州境內發現突厥斥候之后立即宣布涇州進入了戰備狀態,并且征調涇河上所有的船只,在涇河布置了一條防線。

突厥人不善水戰,又連一條渡河的船只都找不到,先鋒部隊硬生生被張公瑾阻隔在涇河之北一個月,直到主力二十萬騎兵到達,張公瑾兵少,不能防住所有防線,才被突厥人攻入涇州境內。

不過,有張公瑾帶著幾千水軍在水面上,突厥人依舊不敢全軍突進,當然,這里面有頡利可汗內部的一些因素,他此次發兵,并不是想滅唐國,只是想威逼大唐向他稱臣,好達到他凝聚人心,一統突厥內部的目的,所以,數量完全不相等的兩軍悠哉悠哉的在涇河打了一個月的游擊戰,以不善水戰的突厥人損兵折將告終。

本以為靠著張公瑾就能阻擋突厥人的李世民卻未料到,一個多月過去了,頡利會突然放棄自己的后路防守,調轉馬頭,向長安攻來,要知道,他已經成功使計鼓動突利可汗造反,奪取頡利汗位,此時頡利不顧自身安危,突進長安,于他的利益不符。

李世民在頭疼,長安目前守軍不過七萬,騎兵連兩萬都沒有,而頡利卻是有二十萬鐵騎,打,勝面不大,不打,最好的情況,他也會被逼簽下城下之盟,名義上,成為頡利可汗的臣子,這將會是他政治生涯的奇恥大辱。

不關心國家大事的孫享福根本不知道這些事情,他只知道,次日一早他起床的時候,長安已經戒嚴了,皇城校場,大批量的軍卒披甲整戈,準備出戰。

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

孫享福走到了皇城內漁業司衙門門前,朝正往校場方向看熱鬧的幾名書吏問道。

“啟稟大人,突厥南下,陛下命尉遲恭為涇州道行軍大總管,前往涇州拒敵。”

“呃,這是要打仗嗎?”孫享福懵了,他只以為長安的安逸生活會一直延續到開元盛世之后,沒想到這么快就有戰爭了,而且,涇州,貌似離長安不過幾百里地。

媽的,這個世界好不安全,我要不要找個機會,去南方定居算了。

孫享福如是想著,他卻不知道,由于他的出現,大唐現在的情況比歷史上好的太多了,至少,張公瑾提前發現了突厥斥候,在涇河之上跟突厥打了一個月的游擊戰,讓突厥人糧草和兵員大損,士氣也消耗大半。

而一直在關注涇州戰事的李世民也不像歷史上那么被動,連調兵征糧的時間都沒有,至少尉遲恭此次任行軍大總管,比歷史上多帶了兩倍的兵力去馳援,而且,還都是騎兵,外加在頡利后面打游擊拖后腿的張公瑾,頡利的糧草能不能支撐到他打到渭水都不一定。

在衙門里憂心忡忡的發了一天呆,等他回到秦府的時候,發現府中氣氛不是很對,原來是秦瓊在家里發脾氣,這次李世民沒有讓他領兵出征,借口是他的身體不好,不堪征伐,備受打擊的秦瓊聞言便在家里喝起了悶酒,誰也不敢上去勸。

“我秦某,從此便成一廢人呼?”

這是秦瓊整個下午說過的最多的一句話。

“孫哥兒回來了,還是你去勸勸老爺吧!府里,也就你的辦法最多了。”秦福看到孫享福進門,便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,一把抓過他的手道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孫享福一問,秦福便將秦瓊現在的狀態跟他講了講,于是,秦府的大廳里,孫享福拎著一個酒壇便走了進去。

“你上衙回來,不去歇息,來此作甚?”秦瓊面色不好的看了一眼孫享福,冷著聲道。

“聽說翼公今日有酒興,便提了一壇酒來,與翼公共謀一醉。”孫享福笑了笑,拍了拍手中的酒壇道。

“如此甚好,似我這般無用之人,醉死最好。”

秦瓊的意志消沉的可怕,孫享福自然也不是來跟他共謀一醉的,不過他對這個時代的戰爭一無所知,對朝中大事,也插不上嘴,只能想辦法通過聊天的方式,開解開解秦瓊。

在秦瓊的案幾對面跪坐之后,孫享福給自己的碗里倒了一碗酒水之后,便緩緩的道,“國公,您能跟我講講突厥人么?”

“突厥人尚武,好殺,劫掠成性,一旦突入我邊關,所過之處,血流成河,百姓們不是死在他們的屠刀之下,就是被他們抓捕編成奴隸,為他們養馬放牧,受盡凌辱,其罪,數不盡也”

等秦瓊將這個時代突厥人的行徑說了一大通,孫享福才接話道,“那突厥人有什么缺點呢?”

“缺點?你問這個做什么?”秦瓊有些詫異的看了看孫享福道。

“知己知彼,百戰不殆嘛!知道了他們的缺點,自然就知道怎么對付他們了。”

聞言,秦瓊愣了愣,又思索了片刻,才道,“突厥人喜肉食,吃不慣咱們漢人的粗糧食,即便是南下,他們也是自帶牛羊為食。而且,他們不善水,此次公瑾只憑借著五千水軍,就在涇河與他們二十萬大軍周旋了一個多月就可見一斑。至于其它,我一時還沒想到。”

“喜食肉,不善水戰?如此,長安定也。”孫享福聞言,在腦子里略一思索,便想到了一個勸秦瓊安心的辦法。

“你此話何解?”秦瓊聞言一愣,雙目中冒出些許精光道。

孫享福飲了自己碗中酒才道,“此時已近九月中旬,關中稻田已收,野外秋草已枯,無有大量水草,頡利可汗定然無法大批量的喂養牲畜,二十萬鐵騎,驅百萬牛羊行軍,是頡利的優勢,也是頡利的劣勢,一旦將他拖入寒冬,這二十萬大軍,百萬牛羊馬匹的人吃馬嚼,他根本承受與不住,而關中第一場雪,向來十月便至,所以,頡利的時間,不足半月。”

聞言,秦瓊眼中精光更盛,如果頡利真的是如同歷史上一樣,八月初便打到了長安城下,那李世民便沒有什么選擇的余地,而現在,已經快到九月中旬了,頡利主力才剛剛抵達涇州武功一帶,而尉遲恭帶領了歷史上兩倍數量的兵馬www.178gou.com前去阻擊他,可想而知,頡利在關中第一場雪下下來的時候,也未必到了的了渭水。

頓了頓,孫享福便又道,“小子今夏別的事情沒干,就專門在長安城周邊的這些大河里捕魚了,對長安周邊的河道非常了解,說長安被八水環繞也不為過,張公瑾帶領五千水軍,在涇河都能擋住突厥騎兵一個月,有如此多的水系環繞,只要陛下命人拆了橋梁,征發舟船,那頡利敢讓他們的鐵馬踏長安十月的冰河嗎?”

“對,咱大唐此時雖然看似處于守勢,但卻穩如泰山,而頡利,雖然看似強大,卻危機重重,稍有不慎,就能落個全軍覆沒的下場,此事事關重大,我這便進宮見陛下。”秦瓊激動的道。

孫享福看到秦瓊激動的表情,其實心里害怕的蹦蹦跳,他只是想耍嘴皮子,勸秦瓊安心而已,誰料秦瓊卻真把他分析的這點事情當戰略分析了,萬一到時候渭河真的結冰,人馬可行,那長安城豈不完蛋了?

“呃,國公爺何不飲了這碗再走。”

孫享福想挽回來著,挽回的手段就是再給秦瓊灌多一碗,喝醉他了事,卻是情急之下,將自己剛才倒出來的那碗酒給秦瓊遞了過去。

“好,我便飲了這碗,再進宮。”

說罷,秦瓊接過還沒發現自己拿錯酒碗的孫享福手中的那碗酒,一飲而進。

“呃,你這碗里裝的是什么?”秦瓊一口喝干了碗中酒水,砸了砸嘴巴道。

“啊,哦,這是,這是蜂蜜糖水。”孫享福看著他手中的空碗,此時才反應過來道。

“想不到你小子為了獻策,竟然如此的用心良苦,你www.yyywbt.com放心,我一定會奏明陛下,不會忘記你的獻策www.dpstextile.com之功的。”

秦瓊拍了拍孫享福的肩膀,轉身就大步向府外走去,而苦著臉的孫享福,很想追上他跟他說一聲‘您可千萬一定要忘記了,就當我剛才說的話是放了個屁就好,不然,哥的小身板可背不起這么大的責任吶!’手機用戶請瀏覽m.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







ps:書友們,我是愛吃魚的胖子,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,支持小說下載、聽書、零廣告、多種閱讀模式。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:dazhuzaiyuedu(長按三秒復制)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!




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网球比分规则